首页 > 行业 > 财金新闻

陈德康套现8亿走麦城 拱手莆田系莎普爱思或将转型

作者:经鉴上市公司研究 +关注作者 来源:经鉴 2020-03-02 11:54 标签:
曾因丁香医生《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饱受公众诟病的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莎普爱思)掌门人陈德康终于可以全身而退,享受未来美好时光了。


曾因丁香医生《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饱受公众诟病的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莎普爱思)掌门人陈德康终于可以全身而退,享受未来美好时光了。

在全国人民奋力抗击冠状病毒疫情的关键时刻,2月26日晚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先生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养和投资)将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陈德康套现8亿余元

经鉴君注意到,莎普爱思的公告显示,莎普爱思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陈德康拟将其所持公司2336.56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24%)转让给公司第二大股东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谊和医疗。同时,陈德康签署《表决权放弃承诺函》,承诺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其所持公司剩余7009.67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1.73%)之上的表决权。

同时,根据《股份转让协议》,陈德康还将于2021年将其所持公司1752.4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43%)转让给谊和医疗或其指定的受让方。交易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实控人将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工商信息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注册资本5000万,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均为林弘立(持股70%),二股东是林弘远(持股30%)。而养和投资原始出资人是林春光,其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是林春光之子。林弘立在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并控股江西协和医院、上海天伦医院、泰州妇产医院等多家公司。

经鉴君注意到,通过此次转让,陈德康将于2020年和2021年两次套现8.124亿元,16.3%的股份之后,把莎普爱思的控制权拱手给了莆田系

对此,经济学家、经鉴研究院研究员张晓东认为,当前经济形势不佳的情况下,现金为王是很多企业所有者梦寐以求的目标。当年小护士、苏泊尔莫不如此!

对未来缺乏信心

莎普爱思前身为1978年成立的平湖制药厂,是浙江平湖市工业局所属地方国有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滴眼液与大输液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大输液和头孢克肟产品等。

1985年,陈德康就任药厂经营厂长;1997年,他领导平湖制药厂首次改制;2008年12月,莎普爱思药厂整体变更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7月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

上市两年,莎普爱思用狂风乱炸的广告在市场疯狂揽金。上述丁香医生的文章显示,沙普爱思通过狂轰滥炸的电视广告,对老年人进行洗脑,让白内障患者认为只要滴了沙普爱思滴眼液,就能治疗白内障。数据显示,仅2016 年一年,就卖出了2800 万支,年销售额7.5 亿人民币。而在高额的销售额背后是2.6 亿元人民币的广告费。此举把莎普爱思也推向了风口浪尖,市场销售一度下滑。

2018年,莎普爱思年报显示实现营收6.07亿元,同比减少35.3%。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出现公司上市五年来第一次亏损,巨亏1.26亿元,同比减少186.42%。2019年业绩预告披露,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100万-30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但扣非净利仍然是亏损4300万-3400万元。

在这样的业绩背景下,陈德康也许早就想套现走人。早在2017年12月底莎普爱思因陷入虚假宣传风波跌落“老年神坛”后,其股东就频繁宣布减持,陈德康也在2018年12月底宣布减持公司9.66%的股份,而受让者正是养和投资。

有讽刺意味的是,陈德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要打造百年企业,做百年事业。然而,从改制获得公司控制权到易受控制权不过区区20年,江山就拱手给了别人。

说明陈德康极度不看好公司发展前景,急于套现走人。”著名经济学家宋清晖对经鉴君表示,陈德康之所以要把打下的江山拱手给别人,显然不是无法支撑下去,而是对企业的未来没有了信心。

或转向医疗服务行业

此外,宋清晖还表示,陈德康不愿意经营企业主要是因为莎普爱思产品单一,且盈利空间有限。此前莎普爱思因为靠广告做市场而饱受诟病,品牌形象已经被严重抹黑。

资料显示,莎普爱思旗下主要有两大拳头产品,一是抗白内障的药物滴眼液,另一个是公司通过收购强身药业而获得的四子填精胶囊。

但遗憾的是,莎普爱思滴眼液因受到广告质疑陷入舆论漩涡,导致业绩连续下滑。而2015年底以3.26亿元全资收购的子公司强身药业其业绩同样出现下滑。莎普爱思表示,因为遭到媒体的质疑,公司品牌的美誉度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进而影响到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的销售,其销量同比大幅下降,从而影响了经营业绩。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3月18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要求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立即停止播出相关版本的“强身牌四子填精胶囊”广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称,“强身牌四子填精胶囊”部分版本广告含有宣传“益气固本、滋阴壮阳”、主治“阳痿不坚、遗精早泄”以及“补肾填精”等内容,存在违规播出提高性功能药品广告的问题。

莎普爱思控制权易主后的动向引发市场关注。宋清晖分析认为,

莆田系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估计莆田系控制莎普爱思之后,还是会回到莆田系的老本行医疗服务行业。

张晓东对经鉴君表示,莆田系的介入早在2019年初便已经确定下来。个中缘由他认为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医药改革,对莎普爱思的业务构成沉重压力。其主要产品存在边缘化的问题。由于自身营销渠道力度不强,通过消费品广告的方式,推广又遭到重挫。其发起人在莆田系积极承接的态度下,转让分阶段实施。当前的公告明确了公司控制人关系的变更。陈德康面对20亿元真金白银的筹码还是非常动心的。

宋清晖更是用资本是贪婪成性的,很可能是因为莆田系出价高”来表达陈德康拱手控制权。

此前,民营医疗莆田系在社会上一度饱受诟病。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 1
  • 2
  • 3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