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 > 财金新闻

经济观察:不能用SARS思维看新冠现状

作者:王凤君 高小军 +关注作者 来源: 2020-03-11 09:23 标签:
在举国上下共同抗击疫情的形势下,很多分析人士仍然沿用十七年前SARS时期的经验,对未来经济社会做出评估和预测,这显然是不合适的。与2003年相比,除了疫情本身的差异外,中国经济发展及内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绝不能用SARS时期的思维去分析和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


在举国上下共同抗击疫情的形势下,很多分析人士仍然沿用十七年前SARS时期的经验,对未来经济社会做出评估和预测,这显然是不合适的。与2003年相比,除了疫情本身的差异外,中国经济发展及内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绝不能用SARS时期的思维去分析和预测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影响。
    一、当前经济环境与SARS时期已千差万别

世界经济与贸易环境的差异。2003年,中国正处于入世后的全球市场红利期,整体经济趋势性、周期性上行,人口红利释放,财政货币政策空间充裕;当时中国刚加入WTO,出口增速高达30%,经济增速保持在10%以上。当前,受中美贸易摩擦、人口老龄化和各种成本上升影响,2019年出口增速仅0.5%,接近零增长。2003年,中国处在经济周期复苏的早期,现在中国经济已经持续下行近十年,最近这几年又受到金融去杠杆、中美贸易摩擦等影响,疫情对企业毫无疑问是雪上加霜的。可以说,中国正在经受“内弱外压”式的经济阵痛。加上现在采取的防疫措施相比2003年SARS时期更为严格有力,对经济和各行各业当前及后续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经济增长方式的差异。2003年前后,中国通过改革红利,利用低成本优势和资源禀赋,在全球化进程中释放出巨大的能量。繁荣的经济景象是各行各业通过要素投入、扩大规模激发出的普遍动能,这种动能对于SARS这类特殊事件具有消饵和弥散的强大功能。到了2020年,中国接近追赶式发展的边界,无可避免地遇到发展方式转变、增长动能转换的问题,高增长速度很难再现。长期以来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片面追求经济的增速已不能全面客观地反应社会发展的真实成果,一方面全领域产能过剩,另一方面体现为产业升级滞后。提升发展的质量和水平,成为这一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任务。在结构性调整的大背景下,新冠疫情则进一步加剧了对经济的压力,而且这种压力将持续一段时期。
    社会需求和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改变。相比2003年,当前人际活动范围扩大,人际交往频率大大提高。城市1小时生活圈、2小时经济圈、3小时联动圈逐步成熟,人们迁徙频率不断增加,活动半径不断扩大。同时,消费及其消费媒介更趋多元化。2003年的非典催生了淘宝、京东商城、线上招聘等,让原本线下消费模式的一部分转到了线上。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带来新一波的线上升级模式,线上教学、在线视频与直播、在线文化消费等,掀起了知识付费时代的新高潮。这个时代,人们渴求更多的个性化表达,以彰显个体精神、个体价值、个人尊严;人们对信息透明、平等公正、法制化和契约精神的诉求,更多考虑价值判断之于生活的现实意义与精神抚慰,从而通过这些观念传导为更具时代性的生活方式。
    也就是说,今天的我们处于一个和2003年完全不同的时期,无论是内部发展、外部环境,还是消费模式和需求方式,都发生了根本的差异,这将导致“黑天鹅”这类突发性事件的影响发生质的差异。
    二、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影响
    新冠疫情对经济增速和产业发展的负面影响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现在中国经济处在大的增速换挡阶段,自2010年以来持续下行,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宏观杠杆率偏高,2019年底经济低位暂稳但基础不牢。多年来,政府主导的固定投资大量流向了基础设施、房地产、采矿、制造等重工业,导致区域性过度投资的恶性竞争和生产性投资机会匮乏,严重扭曲了产业结构。在疫情背景下,房地产投资受融资收紧影响更加突出,基础设施建设乏力制约后续回升空间,就业压力增大制约着消费回暖。在内需本身不足的情况下,虽然政府刺激性投资会增长,但外资和民间投资将会保持谨慎。同时,疫情还将带来一些原材料价格波动,包括钢铁、建材、石油等价格波动将会传导为新一轮的相关产业的波动。如果没有深入的改革开放和机制配套,中长期看,形势仍然严峻。所以说,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进一步加剧了这种严峻的形势。
    产业升级和转换将进一步加剧落后产能淘汰。如果说之前积聚的问题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相关政策配套过程中的矛盾只是冰山一角的话,那么此次疫情作为全产业链条休止符的出现,对供需矛盾的集中反应则是系统性的。随着能源密集型和原材料密集型的生产对自然资源供给带来的压力越来越突出,在工业品需求边际效应递减与国内外经济下行二期叠加的形势下,地方间恶性投资竞争导致本来就产能过剩的能源密集型企业与原材料密集型企业,将被倒逼加速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尤其投资过热、技术传统、产品同质化严重的企业将面临这一波浪潮的洗牌,相应落后产能将面临新一轮的淘汰。
    对产业链的延伸及社会化分工带来更加广泛的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与2003年SARS时期相比,中国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与全球供应链的衔接、融合,使得新冠肺炎带来的破坏性对全球多个行业的连锁反应更加强烈,影响也更加深远。加之这次疫情对于人们的消费理念乃至生活态度带来冲击,社会呈现出物质需求拉动在降低,而非物质需求拉动上升的态势。在科技创新、产业升级、消费升级的主流趋势下,以吃住行为主的传统第三产业也存在着新的挑战,新兴的个性化、平台化、连锁化的第三产业相对比重或将进一步抬升,这些对产业链的延伸及社会化分工的重塑都会带来更加广泛、多元的影响。
    三、启示及对策
    与时俱进、创新发展。从经济规律来看,经济的长周期即技术进步周期,每一次技术革命都带来新兴产业的出现,并主导完成对传统产业的更新改造。鉴于对过去经济发展的反思,当下人们普遍感知到,只有将发展方式从主要依靠投资扩张转向主要依靠生产率提高,经济潜在增长率才会真正提高。在人口红利消失后,同所有发达国家一样,驱动经济增长的最有效动力,正是依靠新技术革命和制度创新来实现的。因此,我们必须顺应经济发展的规律及产业升级的趋势和模式,积极推进业态创新和业务转换。
    理性研判,弥补短板。这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反思、纠错和改革的机会。疫情之下,我们要认真审视企业的战略方向、审视应对突发事件下企业管理能力的不足,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认清自我,补短板、练内功,做最好的自己;要加大细分领域的机会探索,依靠产品和服务品质赢得应有的市场空间,以柔性组织的要求监测和调整产业、产品、服务,弥补技术创新和人力资源的短板,提升企业生产效率,促进企业效益最大化。
    破中有立,积极应对。对于企业来讲,当前有限选择比海量选择更为重要,高信任度、高黏合度、高品牌忠诚度和高活跃度的用户比产销量的扩大更为关键,持续稳定不受经济周期影响的现金流比扩大资产规模更为可靠,产业链专业化纵向延伸比跨行业横向发展的韧性更强。要重新评估不确定性风险,在保持自己能活下去的基础上,努力实现产业链的优势关联、垂直整合和精益生产,从而形成有质量的竞争力。同时在新的商业生态和商业逻辑下,及时推进技术变革和商业模式变革,有针对性地重新调配资源,构建新的秩序与平衡。

作者简介:

王凤君:陕西北元化工集团创始人,西北大学高级管理培训中心客座教授

高小军:现就职于陕煤集团新型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撰有《从知“道”到践“道”--打通企业文化认知到企业文化落地的路径》等著作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 1
  • 2
  • 3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