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 > 健康

“叛逆者”冯良会:互联网医疗需要“挑战者”

作者: +关注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网 2020-08-11 19:03 标签:
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互联网医疗平台都措手不及。无法线下就医的民众突然涌到线上,在线问诊需求不断增长,各大平台纷纷在短时间内调整应对措施,这也让互联网医疗再次站在了“高光”时刻。

  互联网医疗发展的源动力是什么?
  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互联网医疗平台都措手不及。无法线下就医的民众突然涌到线上,在线问诊需求不断增长,各大平台纷纷在短时间内调整应对措施,这也让互联网医疗再次站在了“高光”时刻。
  事实上,对于行业互联网巨头来说,“高光”似乎大家都习以为常,这个时候,那些从来站在角落里,突然被一束光集聚的地方,反而显得更“耀眼”。
  国内第一家专注视频问诊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创始人冯良会,从开年以来,一直忙着各地跑。因为在没有时间、没有地域限制的线上问诊中,出现了两个很重要现象:第一,大量的咨询患者,不约而同地涌向了三甲医院的专家处。第二,此前还不太习惯隔着“屏幕”看病的用户,对于视频问诊这种形式表现出了迫切需求。
  “这次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是根本性的改变”。冯良会创办的温暖医生不仅是行业内北、上、广三甲医院专家数量最大的平台,也是国内第一家专注视频问诊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即使如此,如果放在平常,与所有互联网医疗的巨头相比,它是难以显山露水的,但这次,聚光灯不偏不倚打到了它,仅仅2月份,温暖医生平台的访问量突破70万次。
  1
  “叛逆者”冯良会

  提起这位年轻的80后创业者,会发现他身上有两个很明显的标签,“叛逆”和“对抗”,与权威对抗,与“刻板”对抗。
  冯良会记得,高中时,虽然上的市里最好的学校,但为了与‘应试’对抗,总是不写作业,最后只上了大专。读大专时,班里49个人有47个都去进修了本科,其中一个没去的人就是他。毕业后,第一次创业,在做的风生水起时,又一次决定放弃,选择了自考托福去美国留学。那时,冯良会的思维和决定在很多人看来都匪夷所思,更是大众眼中的“叛逆者”。
  “现在,这个行业的思维还是太固式了,所有的平台都在圈外徘徊,没有真正触及医疗的根本问题,这个行业太需要”挑战者“了”。2014年,冯良会带着一腔热血从美国留学回来,创办了“温暖医生”。
  在冯良会看来,医疗并不像传统互联网大家共同认知的那样,通过流量、资本、技术就可以驱动,真正的互联网医疗是靠价值、靠信任驱动的,这样的商业模式才是成立的。
  “在全世界的调查中,亚洲医患之间的”权力“距离是最长的,这个现象在中国尤为明显,医疗作为社会系统的支撑,这让我非常痛心。”这是隐藏在冯良会心中的一根“刺”,而他看到的“权力”距离,不仅是地域之间的远近距离,也是权威医生、优质医院、先进医疗与普通民众的就医距离、心理距离。他要做的是以互联网方式无限缩短医患之间的“权力”距离。
  跟同行业其他公司相比,冯良会和他的温暖医生更像一位旗帜鲜明的“挑战者”,他一改医疗行业学术、刻板、权威的固化印象,以一袭亮黄色的品牌亮相,从行业最难“啃”的北、上、广三甲医院专家入手;随后,又转向另一个“极端”,将全国最复杂、最基层的县、乡镇、村的医生收入“囊中”。
  因此,你经常会在温暖医生平台看到这样的一幕:即使是最偏远的乡村,村民不仅能快速与本地医生或三甲医院专家连线,而且也能成为“团宠”,同时与本地医生和北上广专家三方实现会诊,关键时刻,本地医生还能充当特殊的方言“翻译”,确保患者与专家顺畅沟通。
  他用了5年时间,把中国最权威的医疗专家推上了平台,又着手把离“权力”中心最远的基层医生和民众引进了平台,并用互联网方式设计了一套体系,建立了从上到下转诊通道。“优质的医疗服务稀缺在中国将长期存在,这是医疗与其他商业模式最本质的差异,如何拉近医患距离、打通双向转诊和分诊通道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2
  为什么是“哑铃式”的结构?

  冯良会还记得2017年的一天,他的办公室径直走进了一位陌生女士,进门的第一句“我可以给你们投100万吗?给我个卡号”,不到几天时间,100万就到账了。这是温暖医生平台的一位普通用户,她在使用了平台服务后专程跑到公司给予支持的。像这样钟爱温暖医生平台的用户很多,除此之外,这个平台也非常受一些从国外回来的医生的“追捧”。
  所有的互联网消费产品,最后一定会往两个极端延伸,一端是对品质的极致追求,一端是对极高性价比的需求,处于中间部分的差异化会越来愈小,最后呈现“哑铃状”。

  在冯良会看来,互联网医疗也是一样,“哑铃”的一端是大家对北、上、广三甲医院的专家的要求,另一端是对患者来说又快、又便捷、性价比又高的基层医生的需求,而在互联网上处于这中间的部分在患者心中的差异化会越来越小。
  “比如,唐山的病人,不会想着去网上找内蒙、江西的医生看病,他找的一定是专家或者是本地医生,这两者在我们平台全部都能实现”。冯良会认为,温暖医生的机会在于“第医视频+温暖医生”的“结构化”,实现高效分层会诊、转诊。
  在过去的7月份,温暖医生定位于县、乡镇、村医生的“第医视频”正式上线。以平台大量的三甲医院专家为基础,带动基层医生和用户上线,再通过“结对子”的设计,形成基层医生和专家的绑定关系,以此架起医疗互助桥梁。
  “每一位基层医生注册平台后,平台会自动推荐北上广三甲医院的专家,他们可以自由选择结对子,这样形成体系后,基层医生一旦遇到棘手的病人就可以选择连线专家咨询、分诊”。冯良会所说的“结对子”,是一种建立在深度认知和了解的社交关系,基层医生必须通过与专家交流、听取专家直播课、学习等方式,建立联系。

  事实上,温暖医生在平台上线前,对全国各地的基层医院、门诊、村医进行了大量的走访调研,在调研中,一些基层乡镇医生,经常遇到的一个难题是,遇到棘手的病人,如果不会诊自己就搞不定,转诊又不知道转到哪里,无论是医院资源还是医生资源,在他们的概念中是没有体系化的。
  “第医视频”的上线,让温暖医生平台更加立体化和结构化,用户只需花几十元就能与当地医生视频问诊,如果再花299元就可以与远在北上广的专家会诊,如果有需要也能实现三方会诊。“在一些偏远地区,如果让患者直接与专家对话,可能会出现双方说话都听不懂,但医生之间的交流是特别顺畅的,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患者就能高效地完成看病”,
  3
  夹缝中怎么“生存”?

  据Analysys易观发布《中国互联网医疗年度分析2020》预计,2020年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将达2000亿,市场增长达46.7%,达2015年以来最高增速。国内互联网医疗平台纷纷争先布局。
  平安好医生凭借集团海量的保险用户,以雇佣大量的全科医生为主,在患者初诊方面稳居前列。好大夫平台则以普通专科医生为主,专注患者“复诊”的差异化标签已经形成,那么,未来温暖医生要如何在巨头的夹缝中生存?
  “事实上,不同的平台最初的核心定位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平台全都是三甲医院专家,所以,定位是专家视频二诊。当患者跟专家咨询时,从心理上解决就医焦虑的问题”。
  事实上,无论平台什么模式,对用户来说,要的是治病,而不是互联网。平安好医生解决了初诊的难题,好大夫解决复诊的问题,但最终单条腿走路是不稳的。“患者需要一个APP平台,既能快速响应,实现初诊,又能推荐到当地医生就近门诊,期间又能实现北上广专家的第二诊疗建议,从心理上彻底打消疑虑。这是我们的初衷和追求。”

  冯良会认为,互联网医疗平台在实现用户规模化后,想要留存用户:一定是集初诊、复诊、二诊的一体化的综合平台。医疗“结构化”的机会来了,谁能够让消费者实现高效精准的治疗,谁就能够生存。“疫情之后,温暖医生的价值被更多投资机构,平台也再次获得了新一轮融资。
  事实上,疫情的突发,给互联网医疗带来了变革的契机,大家对自身健康有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不仅完成了一次消费者线上问诊的观念教育,国家也开始发力,逐步推动医保支付与互联网医疗实现空前的对接。
  未来,作为行业从业者,应该思考的是,后疫情时代,医疗应该如何前行?互联网医疗平台发展的源动力是什么?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 1
  • 2
  • 3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