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角 > 时评

数字期刊

广告/新闻

勿让中国经济再“带病”奔跑

作者:中国企业网 +关注作者 来源: 2015-09-09 06:09 标签:
要让患重感冒的人恢复健康,首先应静下来休息,而不是让其加速猛跑,这是尽人皆知的常识。但当经济出现“体能不佳”的时候,人们却希望政府实行经济刺激政策,以阻止经济增速的下滑。
  要让患重感冒的人恢复健康,首先应静下来休息,而不是让其加速猛跑,这是尽人皆知的常识。但当经济出现“体能不佳”的时候,人们却希望政府实行经济刺激政策,以阻止经济增速的下滑。

  最新发布的2015年8月份经济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降至3年来新低,为49.7,低于市场预期的49.8,更低于50的荣枯线。而同期公布的反映中国小企业经营状况的“财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则从7月的47.8降至47.3,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从7月的53.8降至51.5,扩展速度为13个月来新低。这样的数据,难免又会让一些人陷入经济下行的忧虑当中。

  经济增速降下来,真的有那么可怕吗?美国GDP增速连续多年在3%以下,日本的情况则更惨,多数年份是在1%以下,但并没有看到美国或日本的经济崩溃。中国经济目前依然保持在7%的中高速增长区间,对增速下降应当有更大耐性和更充分的准备,而不是被“崩溃论”所吓倒。

  没有人否认,经济下行会带来一些严重的问题,包括就业问题、产能过剩行业企业破产问题、银行坏账问题、地方债务风险问题等等。不过,可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要是一个人因为养病,有几天不工作,就会导致其没有饭吃,或者是破产吗?当然不会。而且让其休养好了,以更健康的身体、更旺盛的精力投入工作,必然比一直撑着病体工作的效率要高得多。难道,经济就不是这样吗?

  更何况,中国经济中目前存在的问题,并不是因为速度慢造成的,而恰恰是因为发展太快造成的。2015年5月,美国著名投资人巴菲特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用四五十年的时间做了美国两百年的工作,是个“奇迹”。不但外国人愿意用速度奇迹赞扬中国,而且中国人自己也为这样的速度沾沾自喜。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城镇化率已达54.77%,中国只用30年时间就赶上了西方200年的城市化历程。中国股票市场仅仅用了20多年的时间,就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市场。类似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但如果反思一下,是不是也可以说,中国是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透支了未来的发展空间?

  产能形成过快是最突出的“中国特色”。具体表现为,每当有一个新的商机出现,就会有大量的资本一拥而入。然后在很短时间内,就会让一个原本短缺的市场,变成一个过剩的市场。这样一来,不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机会不复存在,而且会使已经运行的机械设备等资产大幅度贬值,甚至是变成废品。

  造成产能“井喷”的两大因素,一个是人多,另外一个就是钱多。人多,意味着机会就变得稀缺;钱多,意味着一有机会就会遭到疯抢。当资本赚钱的欲望和地方政府创造GDP的冲动一拍即合的时候,新的产能扩张便已经是势不可挡。每一个投资者都打好自己赚钱的小算盘,但又不知道别人还会投多少钱进来。就像头年白菜卖得贵,觉得种白菜会赚钱,很多菜农都选择在第二年种白菜一样。工业领域里的投资者在思维方式和投资行为上,都没有逃脱“小农经济”的范式。当大量投资拥入到同一个地盘上时,拥挤甚至是踩踏已经无可避免。

  先是爆发式增长紧接着就是爆发式过剩的现象,在诸多行业中普遍存在,最典型的当数光伏太阳能行业。公开数据显示,从2003年到2007年的短短4年时间里,中国光伏太阳能电池产量就由12兆瓦增加到1088兆瓦,增长90倍。在全国600多个地级市中,有300多个建设了光伏产业园。其中计划做千亿产值的光伏产业园区就有好几十个,而全国的光伏产业产值一年才3000多亿元。到2014年,中国晶硅电池及组件产能达到40GW(吉瓦),而全球总需求量才约35GW,中国产能依然超过全球需求量。严重的产能过剩导致大量光伏企业倒闭,先后有100多个光伏产业园消失,身价曾经高达186亿元的中国首富施正荣沦为“负翁”。

  一些专家对中国经济能够保持高速增长的乐观估计,都是基于市场容量无限大的假想。换句话说,只要中国能够生产出来,世界就能够消费掉。这显然是个笑话。所谓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和消费,归根到底都是消费。而任何一种消费都不可能无限度增长。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全球市场消费动力和潜力不足,或者说是市场容量不足,正是制约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瓶颈性问题。

  既然市场容量是有限度的,那么,我们就不能指望中国经济永远都一路狂奔。不妨假设,如果每个领域都能保持7%的年增长率,那么,生产出来的东西卖给谁去?期望保持高增长既是一种情怀,也可能是一种贪欲。政府希望财政收入能够稳步增长,为国民提供更高的福利保障;银行希望每年都有更多的贷款,好让坏账率保持在较低的水平;企业希望能多赚几年快钱,尽快还上各种来路的贷款而不是被迫“跑路”;个人希望收入水平快速提高,好早点买房买车改善生活条件。从各自的角度看,谁都没有错。但累加到一起,就成了中国经济不能承受之重。

  一个人如果一直持续高强度、超负荷地猛跑,就有可能累倒,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发生“过劳死”。大面积严重的大气、水和土壤污染,非金融企业债(实体企业)负债率竟然是GDP的125%,还有其他更多指标都在指向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经济已经处于“过劳”状态。理性地让中国经济增速降下来,让潜伏的病症暴露出来,并得到及时的治疗,才有可能让中国经济的机体恢复到健康状态,而不是一直“带病”奔跑。

  通过服用激素人为制造的高速度,显然是比速度放慢埋藏了更严重的风险和隐患。实际上,在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的过程中,中国曾经吃过逆势刺激的亏。尽管当时中国经济没有和世界经济同步减速反而跑出了比以前更高的速度,但却严重透支了中国经济的体能。中国经济目前的困难,正是在为此前的刺激政策买单。另外,中国股市最近发生的问题,再一次充分暴露出非理性暴涨的严重危害。这对中国经济是一个及时的警示。

  随着科学的普及,人们已经越来越明白,感冒其实是机体自身的警报器,同时也可以启动体内的免疫系统。通常情况下,只要经过充分的休息,感冒就会自然痊愈。而为了想尽快恢复工作吃药打针,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挂点滴,却可能欲速不达,甚至干预并终止了人体免疫系统杀死恶性细胞的过程,造成更严重的健康风险。一般来说,欧美人更倾向于让感冒自然痊愈,而中国人则更习惯于直接挂点滴。有意思的是,中西方对待经济问题的态度居然与处理感冒的方式如此相似。

  近年来,健康养生观念已经越来越深入人心,这不单单应当是一种生活理念,还应当变成一种经济发展观。只有尊重规律而不是屈从欲望成为一条铁律,盲目求快的魔咒才有可能被彻底驱除,在长期超高速发展中所积累的风险才能得以释放。
  • 1
  • 2
  • 3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