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区 > 产业分析 > 专业研究

招商与负债交错: 产业园区破产风险凸显

作者:石岩 +关注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报 2016-05-04 10:23 标签:
业内人士表示,对已入园的企业,凡是与该园区的特色不符,或者对各园区主导产业有影响的都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向特色园区转移,推进园区产业的专业化和特色化。此外,加上为了招商引资,盲目给引进企业承诺各种土地、税收返还等优惠政策,导致园区本身运营“缺粮少米”,地方财政支出严重透支。”贵州省一位园区负责人曾这样表示。

王利博制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几年规划建设的产业园区,在部分地区不仅表现为数量过多,园区产业的同质化现象也明显。特别是在部分中西部地区,园区同质化、空心化、平台功能弱化等问题日显严重,随着进入债务还款高峰期,园区破产风险凸显。

  对此,有专家指出,产业园区建设应当摒弃过多的行政干预,要注重更多地采用市场化手段运营和管理,同时要化解债务风险,淡化特殊招商政策。

  同质化竞争相互耗损

  产业园区是集聚产业项目、支撑结构调整和承接外来产业转移的重要平台,几年来全国各地纷纷规划、拓土建设。

  据了解,部分中西部地区的产业园区保持着大干快上的发展势头。但是,由于在规划上未能跳出地方资源、产业以及各类生产要素的窠臼,毗邻地区、园区之间又没有清晰的产业定位和差异化方向,导致一些产业园区建设陷入了粗放式扩张状态。

  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有些已经建成的产业园区,遇到经济环境的变化和招商引资难的压力,建成后空置,偌大的产业园区建成后甚至成为“练车场”;另一方面,部分产业园区虽然已经入驻企业,但是主导产业特色不明显,同质化现象明显,很难承担地方政府赋予的产业转型升级的平台作用,而且产业单一,一旦出现相关产业不景气,园区发展就会陷入困境。

  例如,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共有4个工业园区,包括1个市级工业园区和3个县级工业园,多以煤炭相关产业为主。而长治县的县级园区王桥工业园最大的在建项目是潞安集团的油化电热一体化综合示范项目,其余3个建成的项目也都与煤炭相关。

  在陕西、内蒙古、宁夏三省区的毗邻区域,有“能源金三角”之称。由于煤炭等资源禀赋相近,该区域内的产业园区在产业选择上,也以电力、煤焦化、煤化工、氯碱化工等产业为主,彼此间有时候还有争项目的现象。

  “我们也想实现分工协作,差异化发展,可是大家资源禀赋一样,又缺乏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跨区域设计与协调机制,走的也都是围绕资源优势延长产业链为主的转型道路,确实挺无奈。”乌海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说。

  而在武汉市的7个中心城区中,基本上每个区都有各自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建成和规划在建的已达几十个。这些创意产业园定位多有雷同之处。

  有些产业园区则空有其壳,园区入驻企业很少。在中部某县工业园区,目前只有4家企业入驻,占地约4平方公里。“发展实况不及园区规划的一半。”工业园区元和投资经营有限公司负责人曾向媒体证实,按照规划该园区将有16家企业入驻,实现利税超过1亿元。

  “园区的4家企业中,真正大型项目只有一个油化电热一体化项目。”该负责人说,现在作为上游原材料的煤炭市场不太好,很多企业很难来园区投资了。

  在甘肃省白银市的兰白经济区,即使是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也由于产业功能定位不明确,园区各自为政,导致招商引资项目意向性的多,能落地的少,园区空置率高。在一些中西部省市,类似的园区不是个例。

  债务危机来了

  据了解,前几年中西部地区一些工业园区配套基建水平过高,投资挺大,甚至在产业园区规划和建设中,不顾自身条件的限制,投资少则上亿元,多的达数十亿元。

  此外,加上为了招商引资,盲目给引进企业承诺各种土地、税收返还等优惠政策,导致园区本身运营“缺粮少米”,地方财政支出严重透支。一些地方干部担忧,在多重压力下,一些产业园区更可能出现债务危机。

  许多园区标配“七通一平”,有的还提供厂房等生产设施,有的还配备了娱乐生活服务设施。

  山西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耿晔强说,有的园区前期财政投资非常大,对于一个县域来说压力不小。“园区的建设通常有一个周期,且往往超越官员的任期,这就会造成这一届班子搞产业园,下一届班子去还债的现象。”

  目前,中西部一些产业园区持续投融资能力并不强,园区建设过度依赖财政投入和BT等方式,融资渠道较为单一。园区的投融资平台现金流不足、可经营资产少、贷款抵押物难落实等问题,难以获得银行授信和信贷资金支持。

  “不少园区已进入债务还款高峰期,园区和企业融资、借新还旧、展期等压力增加。”贵州省一位园区负责人曾这样表示。多地基层干部谈到这个话题也同样担忧:许多早期的工业园区都是地方政府引入社会资金建设的,目前正陆续迎来偿债高峰期,少则数亿,多则数十亿元,各区县的还债压力大。

  “经济高速发展时,问题和风险被掩盖,但如果经济转入中高速增长,一些处于空壳状态或者产业发展不佳的产业园区,问题就会暴露出来。”有业内人士就表示,一些园区成空壳,缘于规划项目定位不准,对地区的要素条件分析不清。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拼的是政府土地、硬件等设施投入和税费等优惠,短期可以,长期看一旦遇到经济增速发生变化,冲击就很大。

  管办主体分离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调结构的攻坚阶段,中西部一些地方政府正是以此为契机发展产业园区,希望借以推动产业转型,承接产业转移。

  业内专家表示,建设产业园区必须要与当地资源禀赋、要素条件和市场需求相适应,否则园区的后期运营状态不会是良性的。

  首先,应该倡导创新园区市场化管理模式。产业园区从开发到管理,都应运用市场手段,减少行政行为,按照市场经济的客观要求,建立起一套新的管理体制。在这方面可以借鉴苏州开发区的运作模式,实行行政主体和开发主体相分离。

  其次,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建立健全企业退出园区和园区产业差异化发展机制。业内人士表示,对已入园的企业,凡是与该园区的特色不符,或者对各园区主导产业有影响的都要有计划、有步骤地向特色园区转移,推进园区产业的专业化和特色化。

  同时,对资源禀赋、要素条件相同、相近的地区,在规划产业园区时,上级政府管理部门要强化功能区规划、产业布局等方面的管理与协调,努力在各个园区之间构建分工、互补的产业格局,引导其差异化发展。

  • 1
  • 2
  • 3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