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园区 > 产业分析 > 产业动态

让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金融体制改革需先行

作者: +关注作者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 2016-08-25 17:04 标签:
再如政府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为什么特别受银行青睐,也是因为政治风险问题。那么,对实体经济来说,也就不可能在这样的金融管理体制下,得到与政府和国有企业平等的资金支持待遇。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地方政府,都在货币政策的执行中将金融让位于政治,让政治凌驾于金融之上。

  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发表文章,表示国内尽管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创历史新高,但大量货币并未进入实体经济,新增融资很大部分用于偿还债务,社会资金主要进入金融属性强的部分商品。

  与此相适应,央行发布的7月份信贷数据显示,7月份,金融机构新增贷款4636亿元,环比少增9164亿元,其中,居民中长期贷款增加4773亿元。由于居民中长期贷款中绝大部分是房贷,这也意味着,7月份的新增贷款是靠居民来完成的,是靠居民来撑起金融机构的一片蓝天。

  作为最重要的经济综合部门和协调部门之一,发改委指出大量货币没有进入实体经济,央行则用最直观的数据证明货币资金的“脱实向虚”,我们不禁要问,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各方多次公开表示的资金正在向实体经济倾斜,实体企业的的融资困难正在得到缓解,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为什么会出现目前这样的现象。要知道,如果相关各方所说的都是真话的话,实体经济就不可能再有多大的融资矛盾,资金也不可能不进入实体经济。

  事实却是,金融机构的新增贷款,竟然由居民个人住房贷款“承包”了,其他企业则出现了不增反降的现象。可见,资金脱离实体经济的现象有多严重。

  我们注意到,除极少数情况之外,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每一次对货币政策做出调整,决策层都非常明确地提出了要向实体经济倾斜的要求,并在政策制定时,注入了向实体经济倾斜的元素,譬如定向降准。可是,实际执行结果,却没有一次是完全按照决策层的意愿去的。更多情况下,政策归政策、要求归要求、执行归执行,政策到了企业手中,就完全走了形了。每次宽松释放的货币,也更加严重地注入非实体经济领域。

  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政治决定金融,而不是经济决定金融。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地方政府,都在货币政策的执行中将金融让位于政治,让政治凌驾于金融之上。所有的政策执行和资金投放,都是首先考虑政治风险,而不是经济风险。只要没有政治风险,再大的经济风险也不怕。反之,再小的经济风险,也会在政治因素的影响下,被完全搁置。

  为什么短短的十多年时间,地方政府债务就翻了几番,而且,还不包括平台公司债务。原因就在于,银行把钱放给政府,不需要承担政治责任和政治风险,哪怕全部收不回来,也不会追究银行工作人员的责任。反之,给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就会责任一追到底。即便是市场变化造成的,也会对当事人采取责任追究手段。自然,对银行来说,给政府发放贷款再多、风险再大,也不会有任何担心。

  再如政府融资平台和国有企业,为什么特别受银行青睐,也是因为政治风险问题。即便给企业贷款,风险要略大于政府。但是,与其他所有制企业相比,平台公司和国有企业,仍然风险要小得多。这也是为什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有企业负债大幅上升,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各种债务违约现象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仅如此,地方政府在对待企业问题上,也是以预防政治风险为主要目标。譬如目前正在推行的PPP模式,多数地方采取的还是与国有企业和国有资本合作的方式,真正的民营企业和民营资本很难与政府形成共识。

  这其中,预防政治风险是最主要的原因。银行是否愿意参与到PPP项目中来,给与政府合作的资本以资金方面的支持,也要看合作者是谁。如果是国有企业,态度就积极些。反之,则态度不太积极。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在金融领域,政治决定金融的现象是非常严重的。

  为什么会出现政治决定金融的现象,原因很简单,就是金融业仍处于高度垄断的状态,金融的从业者,特别是经营者,大多都是依靠行政任命的。在他们的心里,不可能真正装得下市场、装得下竞争、装得下公平。那么,对实体经济来说,也就不可能在这样的金融管理体制下,得到与政府和国有企业平等的资金支持待遇。为什么政府负债能够一年上一个大台阶,国有企业也会资产负债率一年高于一年。只有实体经济,在全部贷款中的比重逐年下降,最终到了产业资本大量撤离的地步。

  也正因为如此,要想改变目前这种格局,就必须改变政治决定金融的局面,改变银行经济让位于政治、市场让位于政治、企业让位于政治的现象。对银行来说,必须将其作为市场主体之王,平等地与其他市场主体,包括广大居民进行合作,而不是优先考虑政治、考虑为谁提供服务。服务的对象,只有优劣之分、效益好差之分、贷款偿还能力之分,而不能有所有制形式之分,如果把给企业提供服务也夹杂了政治风险这个概念,实体经济就永远无法摆脱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而要解决这一问题,毫无疑问应当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打破金融企业的国有垄断地位,引入更多的其他所有制资本,特别是民营资本,形成有效的竞争机制。一旦金融行业也能充分竞争了,政治决定金融的成分也就会越来越淡。毕竟,企业还是要以能够生存为大,无法生存了,其他方面也就无从谈起。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 1
  • 2
  • 3

评论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