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2019两会 > 企业家访谈

全国政协委员李长进:聚焦重点难点 为国资国企改革亮实招

作者:本报记者 鹿娟 范捷 +关注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网 2019-03-09 11:55 标签:
李长进说到,当下,随着国资国企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新问题和新挑战不断涌现,特别是2018年全国国企改革座谈会以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突出强调了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深刻指出了改革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明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提出抓好六项重点任务。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部署搭建国企改革“1+N”政策体系,深化“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推进国资国企改革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进展。2018年中央企业亮出不俗的成绩单:实现营业收入29.1万亿元、利润1.7万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今年作为实现2020年国企改革目标的关键一年,为推动改革深化发展,两会的代表们带来了哪些好的建议?为此,《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长进。
  李长进说到,当下,随着国资国企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新问题和新挑战不断涌现,特别是2018年全国国企改革座谈会以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突出强调了深化国企改革的中心地位,深刻指出了改革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明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提出抓好六项重点任务。
  因此他建议,下一步应聚焦重点难点,加速推动国资国企改革走深走实。
  建设成熟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
  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是一项重大理论创新,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论述、重要指示批示,强调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是重大政治原则,必须一以贯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也必须一以贯之。近年来,国有企业认真落实“两个一以贯之”,探索形成了党建工作要求进章程、党委书记和董事长一肩挑、健全规范党组织议事决策机制、明确党委和其他治理主体的权责边界、党组织研究讨论前置程序等公司治理机制,推动把党的领导融入企业治理各环节,把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在加强党的领导与公司治理有机融合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破题。在实际运行中,存在贯彻落实简单化、形式化、低质化,党组织履职缺位、越位、不到位的情况。比如,对于落实党组织研究讨论前置程序,有的该上党委会的不上,有的不分大事小事都上,前置程序与董事会、经理层办公会如何衔接有待完善。
  因此,首先要完善制度体系。尽快制定改革完善国有企业法人治理结构的规范性文件,特别是要有效划分各治理主体权责边界,厘清党组织“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实”与董事会“战略管理、科学决策、防控风险”关系,形成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机制。其次要固化成功模式。深刻总结国有企业党委与董事会、经理层有效融合的好做法,形成规律性认识和可操作、可复制的典型经验,指导企业的具体实践。再次要推进理论研究。持续抓好这一重大理论的探索实践,及时回应各方对不同经济成分企业落实有关要求的关注。特别是深化改革新形势下的很多国有企业将以混合多元形式存在,更需引起高度重视,党的领导作用发挥途径和方式亟待研究探索。
  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从过去的管人、管事、管资产走向以管资本为主。这项改革对于实现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解决政企政资不分、国资监管越位缺位错位等问题,进一步激发国有企业活力,实现国有经济与市场经济高度融合意义重大。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建设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是重要的抓手、改革的关键。近年来,国务院国资委和地方政府围绕这“两类公司”开展探索,试体制、试模式、试机制,取得了积极成效。但现实中还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政策解读少,相关方面对管企业走向管资本的内涵把握不准确,有的管控虽然“改头换面”,但行政色彩依然较浓,存在名不符实现象;二是试点范围小,相对于庞大的国资存量来讲,目前的试点工作影响带动力不够强;三是试点成效传播少,“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效果以及“蝴蝶效应”不明显。
  因此,要营造浓厚氛围。有关方面应加强对改革政策的解读,广泛凝聚改革共识,为企业参与改革、支持改革、推动改革增添动力;要扩大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公司试点范围,使更多符合条件的国有企业成为试点主体,推动实现结构调整和新兴业务培育,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要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改革。进一步完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理论与实践,重点推动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核心的公司制改革、以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为核心的产权制度改革。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国有企业吸收社会资本,增强自身活力,提高全球竞争力的重要途径。与20世纪90年代以脱困为主的国企改革不同,此次混改以“完善治理、强化激励、突出主业、提高效率”为目标,核心是进一步明确国企市场主体地位、优化国有经济布局、提高企业效率等问题。近两年,国有企业通过混改推动了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但随着国企混改向广度和深度推进,混改的质量和效益上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党中央、国务院一再强调,混改要坚持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宜独则独、宜控则控、宜参则参,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一企一策,成熟一个推进一个,确保改革规范有序进行。但有的地方却出现了“为混改而混改”、把“混改数量”充抵“混改质量”的现象。有的停留在“混资本”层面,穿新鞋走老路,换汤不换药,偏离了混改的本质要求。还有一些方面存在对国企混改的认识误区。
  因此,要把握混改的重点。认真落实《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始终把改法人治理结构、改管控模式、改激励机制作为混改的重点;要以市场化为导向,聚焦公司主业,创新商业模式,发展基础业务和创新业务,发挥引资本对转机制的促进作用,注意防范一些学者提醒的“混合所有制失灵”问题,全面提高企业效率和竞争能力;要调动各方积极性,坚持优势互补、“国民共进”,充分调动地方和国有企业推动混改、非公资本参与国企混改的积极性。国企要在明确混改方向、提高混改质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上更加积极主动。同时要积极复制推广员工持股试点经验,调动广大员工积极性和创造性。
  深化三项制度改革。
  劳动、人事和分配三项制度是企业经营管理机制中最根本的制度,是热点、焦点问题。近年来,随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步伐加快,建立完善干部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的机制越来越受到重视。当前国有企业虽然在形式上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初步建立了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内部三项制度,但仍存在约束有余、激励不足、活力不够等共性问题,特别是干部能上不能下和薪酬分配能升不能降仍是“老大难”问题。
  因此,要完善能上能下特别是“下”的机制。明确可量化可操作的能上能下指标体系,规范“下”的程序以及关怀机制,引导干部正确对待“上和下”的问题,改变“下必有错”的传统看法,同时建立干部复出制度,切实将能上能下落到实处。要结合实际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商业一类企业、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国企二三级企业可优先推行,商业二类和公益类企业选择性推行。完善职业经理人管理体系,畅通内部人才向职业经理人的转换通道,积极引入外部成熟职业经理人。要构建分层分类权责对等的考核评价机制。按照“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市场化退出”原则,解决好组织配置与市场化选聘人员薪酬待遇的冲突问题。放开处于充分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的工资总额备案管理,由企业自主决策,监管机制改用其他成本管控手段或强化效益指标考核。
  国资国企改革,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环节,事关中国经济未来。李长进表示,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国有企业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抱残守缺不行,改革能成功,就能变成现代企业”的重要论述,实干苦干,稳扎稳打,努力把中央关于国资国企改革的重大决策部署落到实处。

---------------------------------

关注中国企业报微信公众号ID:zgqybnews

经济进退、行业冷暖、牛企动静、观察者发言,关于财经你想知道的这都有!

  • 1
  • 2
  • 3

相关阅读

评论

Copyright © 2017 《中国企业报》集团全媒科技有限公司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669号 京ICP证 130325号
本站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丰路68号和谐广场西侧写字楼17楼 邮编:100080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371-071号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